《王婿\/王婿》卡拉赞/著小说_最新章节,许明,余舒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婿\/王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卡拉赞

简介:被小舅子瞧不起,老婆又是扶弟魔,许明一气之下选择离婚
废物上门女婿?老子可是掌握了全球百分之七十的经济命脉!拥有全世界,也不及你的回眸一笑,只要你服个软,我便可以重新回到你身边

角色:许明,余舒雅

王婿\/王婿

《王婿\/王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杨家废婿

“天佑我杨家,基业长青!”

“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

杨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棍,坐在大厅中央,看着下方的杨家子嗣,一脸欣慰,尤其是看到长得英武不凡,犹如鹤立鸡群般的长孙杨轻武,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有孙如此,我心甚慰!

不过当她的视线越过杨轻武,看到其身后吊儿郎当,左顾右盼的沈卓之时,脸色陡然阴沉下去,怒火忍不住往上窜。

当初也不知道自己那死鬼老伴发什么疯,非要将孙女嫁给沈卓这个废物,让杨家成为全金陵的笑话。

而今天来祝寿的宾客都是金陵有头有脸的人物,沈卓穿的邋里邋遢就算了,竟然还上窜下跳,真是丢人现眼!

至于沈卓则是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妻子杨芸熙的倩影,不过当他看到杨芸熙和一个西装革履,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男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心不由的发堵!

结婚三年,他还从没在杨芸熙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

嘀!

沈卓老式洛基亚手机,突然发出一声警报般的铃声,令周围宾客纷纷后退,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沈卓。

如今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人用老掉牙的洛基亚。

“卓儿,求你帮帮妈妈,帮帮沈家。”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沈卓手指捏紧,尽量压抑着胸中的怒火。

五年了,终于想起你在外面还有一个儿子了么?

不过看清短信的内容,沈卓目光一凝,闪过几丝疑惑,还夹杂些许嘲讽。

沈家,资产破百亿的京都三大豪门之一,现如今竟然会通过自己的母亲,来找自己这个坐了两年牢,兜里头没有一分钱的杨家窝囊女婿帮忙。

真是天大的笑话!

紧接着,新的信息又发送了过来:“卓儿,沈家金融危机面临破产,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沈家了!”

“当初你投资的那些公司,如今市值都翻了好几百倍,三年来给你的分红就高达三百亿,妈妈求求你救救沈家!”

简简单单的三条信息,没有一句关心,反而是句句不离帮助沈家。

“呵……”沈卓冷笑,心如死灰。

当初他用自己在沈家省吃俭用省下来的一千万,投资了十几家比较有前景的公司,却被大哥沈天君污蔑挪用公款,意图分裂沈家。

所有人都明明知道那是自己的私人财产,却无人替自己发声,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是不闻不问,沈家老太太胡庆龄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他送进监狱!

只因在她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臭鱼烂虾,而沈天君却是沈家天生的君王!

王令不可违!

“分红都有三百亿么?”

沈卓嘴中喃喃,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镶金的黑卡,这还是他当初执掌沈家投资部时,长城银行主动上门为他办理的龙纹黑卡,全国限量二十张!

每一张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思索再三,沈卓还是拨通了长城银行的电话:“你好,我想查一下我账户的余额。”

“好的先生,麻烦您提供一下个人信息。”

沈卓如数交代,也静静的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尊敬的贵客,万分抱歉,由于您银行卡内存款过多,需要您带上身份证亲自到营业厅,确认是本人后才能查询。”

“竟然查不到?”

挂断电话的沈卓一脸兴奋,凭借自己龙纹黑卡的特权都查不出具体金额,卡里的存款绝对高的吓人!

“就凭你那点存款,当然查不到!”

杨轻武早就注意到了沈卓,穿的破破烂烂来参加奶奶的寿宴就算了,竟然还拿出老掉牙的手机查银行余额,真是丢人至极!

“你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废物而已,兜里头的钱从来都不会过百!就算你每天省吃俭用,能存几个钱?竟然还敢打电话去查银行余额,杨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沈卓不愿意搭理杨轻武,转身离开,如今自己身价上百亿,跟杨轻武这样的人理论,简直太跌份了!

不过杨轻武却是不依不饶,紧紧地跟在沈卓的身后,继续嘲讽:“沈卓,我如果是你,根本就不会参加这一次的寿宴!像你这种穷鬼!根本就没脸见人!”

说完,杨轻武轻蔑的瞥了眼沈卓,一拍手,两个佣人搬上来一个半米高的大礼盒,在众宾客面前,高声贺道:“奶奶!这是我为您准备的寿礼!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打开礼盒的那一刹那,全场哗然。

“唐三彩,竟然是唐三彩观音!”

“这可是唐三彩!要知道现在的市场上,唐三彩可是一物难求!所制的观音更是少之又少!”

“这轻武可真是有心了,知道杨老太太平日礼佛,特地求了如此珍贵的观音!实乃大孝!”

杨轻武顿时膨胀,昂首挺胸:“不贵,也就两百多万,只要能讨奶奶欢心多少都值得!”

随后又一脸不屑地看向了旁边的沈卓。

“沈卓,不知道你又为奶奶准备了什么寿礼呢?”杨轻武笃定沈卓只有丢人现眼的份儿。

沈卓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杨轻武的唐三彩观音,最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礼盒。

众人的反应态度顿时发生了变化,沉寂几秒,随之而来的是嘲笑。

“这个沈卓怕不是来搞笑的吧?竟然搞了一个破玉壶!”

“要是好料子的玉也就算了,结果是个儒种,这不是存心闹着玩儿,存心噎人吗?”

杨轻武说的话更是过分:“沈卓,你吃杨家的,喝杨家的,碰到这种时候更应该感恩戴德才对,结果你弄这种下三滥的玩意儿来糊弄奶奶!你这个废物根本就没有把奶奶放在眼中!”

“破玩意儿吗?”沈卓挑眉,指向了杨轻武的唐三彩,“送假货的人,有脸说我?”

在监狱的两年里,沈卓跟随三个奇怪的老头学习,如今已是医武双绝,在古玩鉴赏方面更可以说是大师级别!

别说是如此粗劣的仿制品,就算是足以以假乱真的仿制品,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沈卓!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凭什么说我的三彩观音是假货!”

杨轻武一愣,心虚的瞥了眼杨老太太,这件事他做的十分隐秘,只有自己知道,沈卓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他随即暴怒,竟然直接把沈卓送的玉壶扔在了地上,“你拿着一个破烂来滥竽充数!还要污蔑我!沈卓!你还要不要脸!”

而玉壶碎片飞溅,其中一片恰好落在了一个戴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脚边。

男子蹲下身,将玉壶碎片捡起,看到其材质以及花纹之时,眼睛都亮了,目光也落在了沈卓的身上,喃喃自语:“有意思。”

“吵什么吵?闹什么闹!”杨老太太的拐杖猛地戳了一下地,发出了巨大的闷响声,也释放出了威严。

“什么假货!给我说清楚了!”杨老太太份外关心此事,毕竟这事关杨家脸面,她可含糊不得。

杨轻武则是恶人先告状:“奶奶!沈卓嫉妒我送了您唐代的三彩观音!竟然污蔑那是假货!实在是欺人太甚!”

“奶奶,您最疼我,我感恩戴德,又怎么可能骗您?沈卓心肠歹毒,非要挑拨我与您之间的矛盾!”杨轻武振振有词,说的有鼻子有眼。

正所谓先入为主,再加上沈卓形象确实欠佳,这谁是谁非,人们心中已经有了定量。

“这个沈卓还真是不要脸,原本以为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没想到竟然还是小人!”

“沈卓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重要的场合,他自己弄了个破玉壶,结果到头来污蔑价值几十万的三彩观音是假货,这不是存心羞辱人吗!”

现场议论纷纷,说的话也是越来越难听。

根本无人相信沈卓,杨轻武更是小人得志,沾沾自喜。

不远处的杨芸熙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心中厌烦沈卓又给自己惹麻烦,不过却还是朝着这边走来。

不过还未走到,就听见沈卓开口。

“唐三彩的釉较为清透,就算是过上百年千年,颜色也不会发生改变。”

“而刻意做旧的釉,采用了大量的化学原料,表面上会有一层暗沉,细细闻去,还会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长久下去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杨芸熙略有些诧异,沈卓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光彩夺目,他深入研究和指点这些古董之时,完全不像她印象中那个言听计从的废物。

杨老太太沉默了几秒,看了看唐三彩。

随后,她用力地拍向了桌子:“沈卓!你简直就是胡闹!知错不改!还要诬陷旁人!你这种废物简直是枉活于世?”

“奶奶,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杨轻武蹬鼻子上脸,“为了这礼物!我跑遍了大江南北!拖了不少关系!它绝对不可能有假!”

沈卓心中有数,无非就是杨老太太再次偏袒杨轻武罢了。

“信与不信,随便你们。”沈卓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玉壶,又咂舌,“不过也真是可惜了,好东西放着不要,却对垃圾视若珍宝。”

杨老太太抄起了拐杖,狠狠的砸在了沈卓的身上:“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这个废物,赶紧给我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