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小说最新章节,姜芜 沈从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守夜的绵绵

角色:姜芜 沈从良

简介:艳名满京的凤仪长公主姜芜重生啦!
前世心心念念的沈家公子哭着求她负责,姜芜咽了咽口水,直接进宫求了皇帝赐婚。
婚后,病体虚弱的沈家公子一边喘着气,一边面不改色地解决企图伤她的人。姜芜这才发现,病弱美人虽然病弱,下手却一点儿也不弱!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第3章 守规矩免费阅读

晨光初起,姜芜揉着宿醉的脑袋起身,刚一转头 就对上一双黑沉的瞳眸,吓得惊叫一声,“你……你怎么在这?”。

沈从良笑出声,旋即敛了笑,眨眼,“殿下昨儿高头大马亲自迎的臣,今儿便不认了吗?”

这话说的她像个负心汉似的,姜芜记忆复苏,暗自嘀咕一声。她迅速抓起一旁的衣裳披上,咳嗽一声,“既然醒了,就穿上衣服。你成了我的人,那有些规矩,你就得遵守。”

沈从良垂眸,顺从地穿上衣裳,瞥见她龇牙咧嘴,轻笑起来,目光落到床上的一抹艳红上,隐晦地拉起被褥盖上。

“不知公主有什么要教导臣的。”沈从良与她对坐,眼眸含笑,笑盈盈地望着她。

姜芜一时迷了眼,回过神暗自恼怒,强迫自己转开视线,一板一眼地道:“本宫喜好美色这点,想必你婚前已经知道。你虽成了主君,但后院那些莺莺燕燕,皆是本宫的心肝儿,你务必善待他们。”

沈从良沉默一瞬,眸色晦暗,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诺。”

“还有,本宫在别处儿还有些相好,每月里总得抽空去瞧瞧,你不可胡闹。日后若是有瞧得上眼的,本宫若要带回府上,你不得阻拦。”姜芜一边说一边偷瞄他,语气越来越弱。

沈从良定定地看着她,神情不变,从善如流地应下来。

姜芜原还想着要费一番口舌,见他这么轻松答应下来,不由怔住。

“殿下的这些条件,臣都可答应。但殿下也得答应臣一件事。”沈从良握住她的手,“不论殿下去看谁,需告诉臣去向,免臣担忧。。”

对上他满含暗示的眼神,姜芜刷的一下红了脸,身上莫名燥热起来。沈从良却像没看见一样,转头喊外面候着的下人进来。

趁着姜芜发呆的功夫,他亲自上前,收拾好床褥,不动声色地收起染着红晕的帕子。

用完早膳,沈从良倚在床前翻着最新的游记。姜芜看他一眼 欲言又止,随后转身离开。

刚踏出主院,便撞上前来的蒋卫,“主子,沈从良他……”

“本宫信他。”姜芜打断他的话,“他既然答应本宫,自然会遵守规矩。看着他的人,暂且撤了吧。”

沈从良向来襟怀坦白,答应的事绝无反悔。

蒋卫皱眉,但还是没说什么,将手里的盒子递过去,看着姜芜咽下里头的药丸,躬身退去。姜芜望着他的背影,抬脚向外走去。

门外守着一堆看热闹的百姓,瞧见她出来,迅速散开,躲在暗处指指点点。

姜芜目不斜视,登上马车,一路往宫里去。姜肇得知她来了后,忙揉着脑袋遣退大臣,宣她进殿。回喜瞧着姜肇朝姜芜迎过去,连忙回避,将殿内的空间留给他二人。

“阿姐。”姜肇靠在她怀里,“我胸口痛的快死了。”

姜芜叹了口气,“是阿姐来迟了,你受苦了。”

她取出袖子里的香囊递给姜肇,“这个香囊你拿着。”

香囊里装着安神静气的红丸。

姜肇愣住,沉默着接过香囊,“阿姐,你一定要走吗?”

“你好生照顾自己。”姜芜抿唇,片刻后,无奈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西北那边来了消息,说是查到琉璃花的下落,若是寻到,我立时回来。”

当年母妃怀上肇儿时被人诬陷与人私通,气得先帝将她打入冷宫。直到肇儿生下来后,滴血验亲,母妃才从冷宫里被接出来。

可母妃在冷宫时被人下了毒,又没人照顾,身子还是败了,没多久就去了。姜肇生下来便体弱多病,等他三岁时,才被宫里御医查出身中胎毒。

先帝震怒,开始彻查当年之事,发现是自己盛宠的贵妃暗中下的手,气恼之下处置了贵妃,又因着愧疚越发善待她们姐弟。

她为了替姜肇解毒四处奔波,直到遇见蒋卫。她拼了命将人收入麾下,这些年,多亏了蒋卫替肇儿续命。

但这法子只能延续到姜肇十六岁时,距今不过相隔两年。想要彻底解毒,必须要琉璃花作为药引。

姜肇心头酸涩,抓着香囊的手指苍白无力,一字一句地说:“阿姐,要活着回来。”

姜芜笑起来,抓住他的手,“好。”

姜肇紧紧握着香囊,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离开。

回府后,姜芜立即准备起来,望着眼前容貌与她别无二致的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清音,府里就交给你了。”

清音和锦灵是她贴身的丫鬟,各有一手绝活。清音最拿手的就是易容术,最擅长模仿别人。她离开京城时,就由她假扮自己。前世这傻丫头还试图代替她去和亲。

清音点头,暗自给自己打气,仰头离开。刚踏出书房的门,她神情骤变,笑容妩媚,姿态妖娆地朝院子外走去。

荷花池边,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沈从良手执酒盏,蓦然回首,笑容清浅。旋即,他瞳孔微微一缩,不动声色地起身,“公主今日约臣在此,是要与臣共赏月色?”

清音不是第一回假扮姜芜了,按照姜芜往常的模样挑眉,语气轻佻,“驸马不欢喜吗?”

“自然是欢喜的。”沈从良低头喃喃,邀她坐下,端起酒杯,屈指一弹,若无其事地递上前,“公主尝尝今日这酒如何?”

清音瞧他一眼,想着自己的任务,眼波流转,浅酌一口,“一人吃酒太过无趣,你得陪本宫一起。”

沈从良沉默着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沈从良看着趴在石桌上醉醺醺的人,面上笑意尽敛,如玉的脸庞满是冷漠,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姜芜乔装打扮,一身劲装来到殿下府后门。

“这么晚,殿下打算去哪儿?”沈从良语气轻缓,神态看似轻松,实则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漆黑的眼眸里阴云翻滚。

还好,赶上了。

姜芜迈出的脚步悬在半空,僵硬着身子转身,干笑一声,“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

>>>点此阅读《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全文<<<

转载请注明:《《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小说最新章节,姜芜 沈从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