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曦 水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棠里糖

角色:慕容曦 水涵

简介:【追妻火葬场+男强女强】
  世人都道,黎王妃爱黎王入骨,而黎王不喜黎王妃亦是人人皆知。
  三年相伴,换来的只有丈夫冷漠和无视。没有希望、没有期盼的日子里,慕容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溃败、直到最后凋零。
重生后
“黎王殿下,你真的认错人啦!”
  楼澍阴鸷的眼中带着疯狂,他贴近慕容曦耳边咬牙切齿道“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虐男主,不狗血,双洁,放心入坑!

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

《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第3章 你,该去见阎王了免费阅读

慕容曦原本以为想要帮原主报仇,需要费一番周折找到水云阁的大本营。

不想,她只是随便的顺窗向外望一望,直接就看到了害死原主的那队人。水云阁大小姐那一身红色纱衣,实在是太乍眼了,想看不着都不行。

那位大小姐身侧就站着墨曦那位冒牌大师兄,远远看上去确实身材高大,皮囊不错,只可惜金玉在外败絮其中,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慕容曦侧身倚靠在窗边,一边观察着他们的动向,一边盘算该怎么下手。报仇这种事,宜早不宜迟,让他们多活一刻都是对他们的仁慈。

水云阁在吴山镇有自己客栈,位置在一处矮山脚下,相对于其他客栈算的上偏僻,但胜在周围安静、山明水秀,景色优美。再加上此处距离皇城近,这个客栈更大的作用是传递消息,而非营业赚钱。

入夜,水云阁一队人马齐聚一堂,长桌之上摆满好酒好菜。

对于水云阁这是一场喜庆的庆功宴,宴上的人无人思量墨家满门的血流成河,他们心里满是对收获至宝的喜悦。都想着自己为大小姐立此大功,日后定能获得提拔,前途明朗。烛火映照下的每一个人,都面带笑容神色轻松。

“恭喜大小姐旗开马到,得获宝剑一把!来,我敬大小姐一杯!”

“三叔客气”水涵笑了笑,微抿了一口酒,掩饰不住眼中意气风发的得意。

“大小姐,我等出身贫贱,不曾见过这绝世宝剑。大小姐拿出来给我开开眼如何?”一人笑着提议,随即不少人跟着附和。

水涵挑眉,爽快道“好呀!这有何难”

那剑就在水涵手侧。“唰”地一声,利剑出鞘。

剑长约两尺三寸,剑身通体玄铁而铸,剑刃极薄,透着淡淡寒光和难掩的血气。

“好剑!”赞叹之声此起彼伏,水涵的脸上透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此次能如此顺利,离不开墨飞墨公子的全力相助”水涵朗声道“我们水云阁集体敬墨公子一杯,以表敬意。”

墨飞连忙举杯站起来“大小姐客气,墨飞惶恐……”

“诶,还叫什么墨公子,这应该叫姑爷才是”被称作三叔的男子打趣道,有人打头,后面起哄的就更多了。

墨飞两颊微红,举杯示意“我们共饮一杯,自此就是一家人!”

“好!说的好!来来来,喝!!”

慕容曦听着屋内觥筹交错,其乐融融,自己则坐在屋顶上吹着寒风,望着月亮,感慨人性的凉薄。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手里都沾着墨家人的血,武林江湖弱肉强食,尚能说得过去。但是墨飞自幼没有父母,是墨曦的父亲将他养育长大,教他习武识字….他是怎么做到能在师父师妹死不瞑目、尸骨未寒的时候,和杀人凶手打成一片的呢?

慕容曦想不明白,就像她从前想不明白为什么同为一母所生,她的母后会疼爱她的皇兄胜过自己数倍。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换不来楼澍的一个眼神……

她坐在高处,加上夜深寒凉,冷风吹得心里发凉……想不通的事索性就不要想了,何苦为难自己呢?她得干活了!

慕容曦从房上跳下来,带着杀气一步步朝大门走去。

房门猛地被踹开,凉风吹入,给房中推杯换盏,喝的醉意朦胧的人心头注入一丝冷意。

“什么人?”被唤作三叔的人,眯着眼睛看向门口“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紧走,不然一会儿拿你下酒!”

门外无灯,且无人应答。

“阿宏,去看看怎么回事,顺便把门关上。”

被叫到的青年人,抹了把脸,走到门口,刚把头探出去,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悄无声息地掐住了他的脖子,随之耳边传来骨头扭曲的嘎吱声,他还来不及呼救,这一生就此了结。

尸体被慕容曦踢进房里,正好扫过他们放着酒菜的长桌。杯碗碎了一地。

“阿宏!是谁!”三叔大吼,水云阁的众人纷纷拿起武器。如此一激,刚刚饮下的好酒似乎化作了冷汗被蒸发,一众人瞬间惊醒。

“诸位,别来无恙呀”慕容曦一身黑衣,掸了掸手,嘴角带着笑意施施然走进了大厅。

“师、师妹?”墨飞瞪大眼睛,脸上冷汗直冒“你、你是人是鬼?”

“哟,原来你还怕鬼呢?”慕容曦对他讽刺一笑,声音诡异“别怕,一会儿你也就是鬼了。”

“哼,丧家之犬也敢装神弄鬼!侥幸没死就该隐姓埋名躲得远远的,可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水涵表情狰狞蛮横,被阿宏的死刺激出了极大的怒意“给我上,我叫将她剁成碎块,看她还怎么死而复生!”

手下的人应声而动,十几人拿着刀剑就这样向手无寸铁的慕容曦而来。

打头的是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手持一把大刀。大刀举起未下时,慕容曦就已经摸清了他的招式走向。

侧身闪过,手掌抓住刀疤脸的手腕,用巧劲向里一推,大刀瞬间落下。慕容曦左手接刀,顺势割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慕容曦一刀一个很快占了上风。

要知道,北燕赫赫有名的三大高手,其中之一就是皇室的明曦长公主慕容曦。即使现在不如从前,一个江湖门派中十几个人,对于慕容曦也算不上什么。

这也是她敢明目张胆,上门报仇的底气。

水涵见情形不对,也提剑加入战局。水云阁大小姐武功不赖,且手握绝世宝剑,她很有信心拿下这个手下败将。

哪想,她刚施展出第一个剑势,胳膊就被大力踢中,手中宝剑“铮”地一声落在地上。慕容曦的身法诡谲,让人看不清、也捉摸不透。

不等水涵去捡剑,带着鲜血的刀已经横在了颈间。再一看,周围除了她和墨飞,水云阁全军覆没。

“这位大小姐,感觉怎么样,你还想将我剁成块吗?”慕容曦温柔的语气和满身的血气形成鲜明对比。

“我、我是水云阁的大小姐!”水涵的声音带着颤音,说的话上气不接下气。“你不能杀我,只要你放了我,我答应你,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慕容曦冷笑一下“我想要墨家满门死而复生,你能做到吗?”

她贴近水涵耳边,轻轻道“我猜你做不到……”

一道血痕现于水涵喉间,鲜血瞬间喷涌,墨飞看着她软绵绵的倒在地上,整个人面如土色,抖如筛糠。

眼前的黑衣女子一步步向他走来,风吹击着窗棂,一下下打在心上,周围格外寂静,除了自己心跳再听不见半丝声音。

“师、师……妹”由于惊吓过度,墨飞已经很难说出一句囫囵完整的话“你、你你饶了我,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唔……”

慕容曦看他就觉得恶心,她又不是墨曦本人,没有闲情逸致和他说废话,一刀了结,干脆利落。至此整座客栈只剩下了慕容曦一个活人。

温热的血溅了满身,风一吹立刻变的冰凉黏腻。但是慕容曦却感到前所未有的一阵轻松,身体突然轻盈,冥冥之中似乎听到有人在低声的和她说谢谢,此刻她真正拥有了这具身体。

望着一地狼藉,慕容曦长吐了一口气。自三年前她喝了散功药,她就再也不曾动过武,更别提畅快的打架了。至于眼前的横尸一地,慕容曦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从前她也是上过战场的,什么惨状没有见过!

环顾四周,慕容曦捡起了那把招灾的剑,放在手里照量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的确是把好剑。”

剑身尾部有两个小字,慕容曦仔细看了一眼“逐鹿,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逐鹿剑?即便是在北燕王宫,汇集整个国家稀奇珍宝的地方,也难以找到逐鹿剑这般品质的佩剑。

怪不得能招致灭门之祸!

慕容曦叹了口气,刚想离开,突然想到她现在身上的银钱可撑不了几日……

毫无愧疚地将客栈里的财物洗劫一空后,慕容曦将其一把大火烧的干净。

吴山镇她是不能待了,得连夜离开。

慕容曦匆匆换了身提前备下的衣服,拿着几张银票,在吴山镇外陷入了纠结……向北走是南楚王都金陵,往别的方向走……她也不知道能走到哪里去,况且既然身在南楚,怎么也要去金陵走一走,也算不枉此行。

慕容曦好不容易不用受各种宫规限制,不用受她皇兄的钳制,不用看楼澍的脸色……有钱、有武功,这简直是梦中难求的情境!

不去热闹的地方自由自在的玩一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这一场重生呢?

当下决定,就去金陵!光是畅想着,都觉得心情舒畅。

因为天色尚早,一路都是静悄悄的。

南楚到底和西秦时节不同,慕容曦记得她病倒的时候,西秦长安正值大雪纷飞,而现在的金陵城外已经满是山花野草,到处一片嫩绿,生机勃勃。

算算日子,如今距离她的过世差不多有二十天。北燕皇室应该早就收到消息了,也不知道她的父皇母后有没有伤心难过。

可能会难受一阵,但过个十天半个月也就淡了,嫡长公主身份尊贵又能咋样,她在她母后的心里,不敌她皇兄慕容辰的十分之一。她的死可能还比不过她皇兄断条腿,更让她母后挂心。

慕容曦自嘲一笑,抬了抬手,微微拉抻了一下筋骨。没什么好难过的,她早就习惯了,左右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何必烦扰自己。

不远处有一座种满桃树的矮山,整座山早已经被桃花映成了粉色。南曦停下来望了一会儿,唇间突然露出一抹真情实意的笑容。

人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她已经很幸运了,能有这样重来一次的机会……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水云阁开的那家客栈也太穷点了,她翻了好几遍就找到这么几张银票。

慕容曦有些怀念从前那些她不放在眼里的真金白银了。要不然找楼澍商量一下?让他把自己的嫁妆还回来些?

不行、不行!

慕容曦迅速否决了这个想法,倒不是觉得楼澍会贪墨那些嫁妆。而是,她一想到楼澍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她心里就泛堵。她一定是脑子摔坏了,才会有这种想法,都不如去要饭!

走过一个岔口,金陵城已经隐隐能够看见。慕容曦忽然觉得身后有目光紧随,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她逐渐放慢脚步,直到身后的人追上她,走到了她的前面。

“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出门?也没家人陪着。”眼前的男人一副肥头大耳的样子,眼睛冒着精光,不断上下打量着慕容曦。

“你要干什么?”慕容曦皱眉看着眼前的猪头。

“嘿嘿,妹妹别害怕,哥哥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想和你说句话。”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他的胖手往慕容曦的脸上摸去。

“啊!!!”

慕容曦皱着眉,握住他伸来的手腕狠狠向后一折,咔嚓一声,那人瞬间发出杀猪的声音。

“疼疼疼,放开!你放开!”

慕容曦一脸玩味“你说放,我就放,你以为你是谁呀,嗯?”手下力度加大,对方又传来一声痛呼。

慕容曦那双手纤细修长,可此时在那流氓眼里,只觉得比鹰爪子还可怕,手腕传来的疼痛让他两眼发花,恨不得给眼前的女人跪下。

“看你穿的不错,把你身上的所有钱掏出来,我要是满意我就放你一命,怎么样?说话呀!”慕容曦觉得自己打劫的本领愈发有长进。

“好好好,女侠饶命、女侠饶命!”那流氓一脸冷汗,急忙点头。

慕容曦松开了他的手,用下巴示意他动作快点。

流氓只有一只手,掏了半天,交给了慕容曦一把碎银子。

慕容曦看着手里的银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女侠,这已经是小的身上的全部家当了,您看……”

“我让你自己掏,是因为我不太喜欢摸别人的尸体,可你要是这么糊弄我….”慕容曦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能让我满意,那你就只能去和阎王讲理了。”

“我、我……”流氓一脸苦涩地看了南曦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摸上了自己的胸膛,在里面掏出来了一张银票,颤颤巍巍地递给慕容曦。

慕容曦接过银票一看,一百两,不多,但看这流氓肉痛的表情,对他应该不是个小数目。

“行吧,那这次就放过你。”慕容曦心情愉悦地收起了银票。

蚊子再小也是肉,她现在一介白丁,除了一身武功外,再无长处,未来得坐吃山空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一丁点银钱都得争取。

那人脸色煞白,听慕容曦这么一说,立刻掉头就跑,生怕慢一点再被抓回去。

“跑的还挺快。”慕容曦看着那人的背影,哼笑道。

她现在可真是怀念她私库里的那些黄金、白银,是不是应该想个法子找楼澍谈一谈,要出点嫁妆来,总不能就这么靠劫道过活呀。

可一想楼澍那个家伙,不苟言笑冷面冷心的样子,最主要她还打不赢他……那是个惹不起的,算了,她还是想点别的出路吧。

>>>点此阅读《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全文<<<

转载请注明:《慕容曦 水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追妻:这个王爷我不要了》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