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头牌\/致命头牌》马涛/著小说_最新章节,马涛,阿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头牌\/致命头牌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马涛

简介:暂无简介

角色:马涛,阿战

致命头牌\/致命头牌

《致命头牌\/致命头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回国

偌大的首都国际机场,一架穿越千山万水从异国历经近十个小时而来的飞机正在徐徐降落。

广播里空姐甜美的声音先是用中文播报了一次到达目的地的通知后又用英文播报了一遍。时慕云睁开双眼,解开环在腰间的安全带。迅速从靠椅上起立,从位置上方拉下一个木绿色大包重新坐回位置上等待下飞机。

时隔九年,再次回到这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时慕云不知道,当空姐用摄人心魂的嗓音说出自己曾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地名她有种梦幻的感觉,多种无以名状的情绪混在一块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脚踩在光滑得可以倒影出人影的地板上,时慕云抬头张望四周,木绿大包跨在肩上,这是她此行的全部行李,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炼简洁。

许久没有像这样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少女融入在大众里面了,她怕自己应付不过来。

周围的人群要么是来接机要么是成群结队准备去旅行或者刚旅行回来,形单影只着装略显得突兀的时慕云散发出的冰冷决绝的气场与周遭显得格格不入,综合考虑后她钻进了洗手间。

白色简单的宽松T恤,同样宽松的浅蓝色破洞牛仔裤,高束起得马尾看上去颇有几分少女气息。

对着镜子满意的点点头时慕云拿出导航仪确认了一下目的地,当下便离开了机场大厅向着出租车聚集的地方走去。

随便挑选了一辆出租车时慕云上车后便报出了地点,“师傅去金华城。”

闻言司机刻意转过头看了一眼时慕云,那眼神表露出的深刻含义并未被正在把包放下的时慕云所察觉。

车窗外高楼大厦以及道路两旁深绿色的树木逐一一闪而过,时慕云已不太记得这座城市原来的模样,唯一感到熟悉的便是踏在这片土地上那种亲近感,怎么也抹不掉。

“司鸿博。”时慕云在心里默念。多年来,即便肉体接受着无休止的残酷训练她也未曾忘记过那件事,可以说那是她活着的唯一动力。

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漫长的等待和潜伏不是白白付出。早已如石沉大海的真相泛起了一丝细微的涟漪。隔着几千里的距离她唯一知道的便是父母的死,跟那个叫司鸿博的男人有关。

为此她付出巨大的代价,却只得出消息是从司鸿博掌管的一家叫浪潮KTV的夜总会性质的店传出的,而这个司鸿博则是消息来源的关键人物。

“美女到金华城有什么事呢?”金华城,那可是男人的极乐世界。

“办点事。”时慕云望着窗外,语气的温度瞬间让司机没了再问下去的兴致,没趣的把思绪转回开车上面来。

“师傅,前面岔路口停一下。”导航仪上显示的地名如此熟悉,不经意间她有种想去看一眼的冲动。

司机皱皱眉,“美女要在前面下车吗?”若真是那样那他就亏大了,距金华城还不到一半的距离,这个点回去又正好碰上下班高峰期,敢情他这一趟白跑了?

“等等,还是算了吧,继续往前开。”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这么多年了想必院长他们已经不认得她了吧,或许已经不在福利院了。若是当年的事就那样了了的话阿玲肯定已经离开福利院有自己的工作了吧。

司机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黄绿相间的车在繁华的都市穿梭着,没多久功夫司机把车停靠在一旁,道了声:“到了”

活动活动坐得有些僵硬了的双脚,眼前近乎奢靡的楼层,在入夜时分七彩霓虹灯妖艳的展示着自身魅力,使尽浑身解数迷惑朝这里张望的每一个人。

金华城,记忆中父母还在世时有一段时间曾多次提起过这个名字,消息想必是可靠的了。

导航仪可精确到店。时慕云穿梭在林林总总的大楼之间,没多大一会功夫便来到目的地。

浪潮KTV,醒目的字眼立在楼顶,红绿多彩的光芒让人不容忽视它的存在。

确认无疑后时慕云转身离开。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在这个今后将要“驻扎”的地方附近找个安身之所。长久入住目前是不太可能找到了,唯有找个酒店亦或宾馆先安置一晚上,剩下的事往后可慢慢考虑。

拿出手机凭着多次出任务攒下的经验三两下便锁定了目标住处,时慕云规划了一下路线迈着矫健的步伐便朝目的地出发。

路上来往的行人多以男性为主,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散发着阔绰的气息。自身猎艳已久的惯性促使他们将目光在时慕云身上停留了一遍又一遍。

“小姐,大晚上的在这转悠什么呢?既然都来了,陪爷进去喝两杯如何啊?”一个高挺着啤酒肚一脸色相的大叔挡在了时慕云的面前,以暧昧的口吻说。

时慕云皱了皱眉,头也没抬绕到一边以中年大叔追不上的速度快速走掉,眼下人生地不熟,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中年大叔身材臃肿,车子又停在了外头,行动起来哪里比得上健步如飞的时慕云。只得骂了几句朝自己此行目的地走去。

离目的地还有几分钟的路程,依照地图显示,她选择了最近的路段。

这是一副巷子的模样,远处华丽的灯光延伸到这里只散发出微弱模糊的光芒,不过看得见路完全没问题。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饶了你?想得美,动了老子的女人你还抱着活命的打算太他妈天真了点吧!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惹谁不好偏偏惹上老子……”

“是、是我有眼无珠,我该死,我该死……”

拐角处传来愤怒的骂声和男子带着哭腔的求饶声。

“兄弟们给我上,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该如何做人。”

之后便传来钢管碰撞的声音,呼救声和哭喊声一并传入时慕云的耳朵 。时慕云皱着眉头,本来这些事以她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会多管,可问题是那条路碰巧就是她要走的路,碰到这种事绕道行走可不是她一贯的作风。

听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想必那人已经受到应有的教训了,索性顺道帮他一把让他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什么人?没看到爷在办事情吗?还敢往这里走!”

“放开那男的吧,该受的教训已经受了。”声音不带任何温度,却比起男人粗狂浑厚的嗓音倒显得清新柔和了不少。

听到是一个女声为首的男人这才抬起头,饶有兴味的看向时慕云的方向。

待借着光线看清时慕云的脸后,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邪恶的笑。身后被暴打的男人叫声震天,围着他的一群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两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男人缓缓走向时慕云,中途伸出手示意打得正起劲的一群人。

被揍的男人停止了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血与泪混合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

“要我放了他?可以啊,这人在我这可是犯了死罪,你拿什么来抵他这条狗命呢?”

“什么也不拿,我说放你就放。”

“哟小妞,口气倒是不小啊,这样吧,看你长得还蛮正,你从了我我就放了他怎么样?”为首的男人靠近时慕云,轻浮的表情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紧接着伸出粗狂的手意欲抚摸时慕云的下巴。

时慕云一把抓住那只伸过来的脏手,一个过肩摔将男人 摔倒在地。紧接着在男人生气的怒吼下手下一群人便蜂拥而至。

“还不快走。”时慕云一边应付用蛮力攻过来的一群人一边冲傻愣在原地留着血的男人叫喊。

满脸是血的男人这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哆哆嗦嗦跑开了。

在时慕云分心提醒被揍的男人之时,被摔倒在地的男人早就爬了起来,“给我把她抓起来。”

应付这些小咯罗,就是有点浪费时间而已。

时慕云在人群中辗转着身子,其间有不少人被打倒在地。往日像这种水平的人根本用不着几招便解决,怎么今天是怎么了?越大越没劲?

糟了!时慕云心头一惊,已经明白这是这么一回事了。只觉双手越来越无力,双腿发虚,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要拿解药已经来不及了,若不是体内有抗性,她怎么可能坚持到这种时候,可是现在,对方人多势众,要逃也逃不了。

怎么会如此大意,时慕云按住发晕的太阳穴,眼里出现的是那个被摔倒的男人奸计得逞的笑容。

再也支撑不住了,意识就快被完全夺走。

“放开她!”一个浑厚有劲的男声在意识尚在的最后一秒传入时慕云的耳朵,还没来得及看那人一眼便一头栽倒在地。

来人声音不大,却透着不容拒绝的狠劲。

为首的男人听到这个声音一脸不悦,“妈的今晚怎么诸事不顺,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这条路通往浪潮KTV更为清净便捷,每次到店巡查司鸿博都会选择这条路,偏是偏僻了点,但是抢劫若是盯上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