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狂婿\/王者狂婿》嬉皮笑脸/著小说_最新章节,陈玄,苏云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者狂婿\/王者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嬉皮笑脸

简介:因为沉迷医术被赶出家族的陈玄,当了三年窝囊废女婿,突然陈氏家族继承人得了白血病,而当今世上,只有陈玄掌握救治家族继承人的古医籍……
陈玄凭此攫取了亿万财产,而他却甘愿当娇妻背后的那个男人

角色:陈玄,苏云溪

王者狂婿\/王者狂婿

《王者狂婿\/王者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要破产了

“苏云溪!你妈我为了这个家,都吃了几个月的青菜萝卜,你真的以为老娘属兔子啊!”

禹城郊区,一栋别墅之中,沈曼双手叉腰,抬着白皙的手指,凶神恶煞的指着坐在沙发上,一脸愁容的靓丽女人吼道。

听到母亲的话,苏云溪叹了口气,为了应付苏氏化妆的问题,早就心焦力竭,现在对于沈曼的无礼闹腾,更是疲于应对。

她勉强道“妈,你先忍忍吧,只要苏氏化妆资金链恢复,我就带你去禹城最好的酒店吃饭。”

“我告诉你,今天无论如何,家里的伙食都要改善,否则,你就和陈玄那个废物离婚。”沈曼说道。

“要不是你非要招那个废物当上门女婿,老爷子怎么会赶你离开苏家。” 沈曼怒气冲冲,一蹦三尺高:

“三年以来,你说说他除了在家里洗衣做饭,做过什么有出息的事,什么地方配得上你?三年以前,你可是禹城第一女神,多少豪门大少将聘礼都送到苏家…你个不争气的玩意儿,偏偏自作主张选中这个废物。”

说道最后,沈曼捶足顿胸。

厨房里,正在刷碗的陈玄听着丈母娘在外面一口一个废物,拳头攥紧。

要是他还在陈家,禹城顶级豪门又算得了什么玩意?

陈玄出身京都陈家,陈家可是商业巨头,家资无数,可是陈玄自幼沉迷医道,被家族认为无能无志,十年之前他父母暴毙,后来不喜欢他的祖母直接将他扫地出门。

那一年,流落到禹州的陈玄认识了妻子苏云溪,苏云溪不想沦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便招陈玄做了上门女婿,苏家人对陈玄厌之如狗,但苏云溪还是会给陈玄最基本的尊重。

更为重要的是,三年相处,他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女人。

“妈,陈玄虽然没有什么大出气,但洗衣做饭尽职尽责,什么时候让你做过饭、做过家务。”苏云溪说道。

陈玄听见苏云溪为他辩解,心里暖洋洋的。

啪!

突然,客厅内传来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以及沈曼的厉吼:“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敢维护那个废物,你要是不离婚,就去向你爷爷借钱,这种日子老娘受够啦!”

“求苏爷爷?”苏云溪一怔,露出痛苦的表情,当初她在家族聚会上,当众忤逆了爷爷,一点面子也没有留,而现在苏家人都等着看她笑话。

苏云溪内心刀割般的疼,最终为了不离婚,还是点了点雪白的下巴,哽咽道:“我…我打电话还不行啊!”

陈玄听见苏云溪掏手机的声音,再也忍耐不住!

苏云溪因为招了他当上门女婿,苏老爷子不但让苏云溪滚出苏氏集团,还发话绝不会让苏云溪用苏家一毛钱。

当时苏云溪很硬气的的应承下来,而现在,苏云溪为了不和他离婚,竟然向老爷子低头。

一旦低头,恐怕苏家那些个小辈,尤其是一向看苏云溪不对眼的堂姐苏天微,非要笑掉大牙不可,这可是莫大的羞辱。

他可是个男人,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陈玄将围腰一解,冲出厨房,本来鼓足了勇气去力挽狂澜,可是迎上沈曼凶神恶煞的目光,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化为泡影,最后结结巴巴:“妈,爷爷对云溪就有意见…而且昨天您在聚贤园吃饭,一个人又点了肘子,又点了鱼,花了二百多呢。”

说着,陈玄掏出帮沈曼洗衣服时捡到的发票。

沈曼神色一僵,随即恼羞成怒:“我吃点东西怎么啦?还用你个废物在这挑三拣四?”

“老爷子有意见,还不是因为你个废物!”说到气愤处,沈曼抄起桌子上的保温杯朝着陈玄脑袋砸去。

砰!

保温杯砸偏了,砸在陈玄肩膀上,钻心的疼!

陈玄愤怒的盯着沈曼,要不是因为沈曼是苏云溪的妈妈,他早就翻脸了。

“你的狗眼还敢瞪我?”沈曼瞧见陈玄的眼神,骂骂咧咧。

“妈,行了,我要给老爷子打电话。”

苏云溪伸出雪白的手臂拦住了沈曼,随即她又看向陈玄,立刻使了个眼色:“陈玄,妈不想吃萝卜白菜了,你去城南菜市场给妈买个肘子炖炖,顺便去超市买点好吃的。”

“奥。”陈玄知道苏云溪这是担心自己成了沈曼的出气筒,他点点头。

苏云溪打开钱包,拿出仅剩的两张一百的钞票,全都给拿了出来,陈玄接过钞票,提着菜篮子走出家门。

沈曼嫌恶的看着陈玄离去的背影,翘着二郎腿,盯着苏云溪打电话。

苏云溪吸了口气,拿起电话放在精致的耳廓边,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垂在肩头,绝美的容颜上满是凄然的神情。

“爷爷,苏氏化妆缺几百万的周转资金,能不能先从苏氏集团的账上先转两百万应应急。”

“爷爷,我保证,一旦解除危机,我立刻将这两百万转给苏氏集团,并且会按照双倍的银行利息付给苏氏集团。”

“借钱?除非你现在立刻跟陈玄那个废物离婚,否则一切免谈!”曾经那位慈祥的老人此刻却是面目狰狞,冷冰冰的说道。

苏云溪如遭雷击,眼眶含泪,哽咽道:“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逼我…我不离婚…我不离婚…”

陈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苏云溪,而苏云溪又何尝不是适应了陈玄存在,每天的爱心早餐,每次回家晚上会给她锤背按摩,无微不至,她觉得她已经离不开陈玄。

“那你就自生自灭吧,出去乞讨别说是苏家人,省的给我们苏家抹黑!”那边传来绝情的声音,最后直接挂断电话。

“为什么会这样?苏氏化妆也姓苏啊!难道爷爷真的眼睁睁看着苏氏化妆破产?”

苏云溪浑身一颤,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神情憔悴,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沈曼反而露出一丝窃喜:“那就听你爷爷的话,跟陈玄那个废物离婚,你明丽阿姨的儿子赵明涛从国外留学回来,他还很挂念你。”

“赵家比苏家还要强大,你要是嫁给赵明涛,苏氏化妆有了赵家资金注入,不但危机解除,还会越来越强大。”沈曼充满期待的说道:“那我岂不是也跟着沾光,坐在家里当阔太太就行。”

苏云溪吃惊的看了眼沈曼,咬了咬嘴唇,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沈曼的亲生女儿,都到了现在还想着“沾光”,顿时一脸绝望。

她挣扎的说道:“妈,不用你管了,今天在骊山集团有招商会,只要拿下骊山集团的合同,一切将会迎刃而解。”

“骊山集团?”沈曼听到这个名字,也是愣了愣:“骊山集团可是禹城龙头企业,价值上百亿的资产。”

“妈,我要去骊山集团参加招商会。”苏云溪随便画了个淡妆,提着公文包就出门了。

叮—

这时,门铃响了。

沈曼以为是苏云溪去而复返,准备劝劝苏云溪嫁给赵明涛,起身打开门,顿时怔了怔。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脚上穿着手工特质的俊朗男人站在门外,手上捧着一束玫瑰花,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比起陈玄不知强上多少倍。

俊朗男人打招呼道:“沈曼阿姨,云溪在没在家?”

“奥…是明涛啊,你怎么来啦?”沈曼盯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眼前一亮,立刻露出热情的表情。

……

陈玄骑着小电驴,赶往东区菜市场。

一想到苏云溪为了他跟苏老爷子低头认错,陈玄心疼无比,三年来,苏云溪更是为了这个家而奔波劳碌,而他只能在家洗衣做饭。

他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没有保护苏云溪的能力,让苏云溪独自面对一切,他算什么男人!

他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东区菜市场虽然离家里远上三公里,但是菜的价格要比家里最近的菜市场要便宜,现在能省一分钱就是一分钱。

老婆叮嘱他买肘子,他当然记在心里,在菜市场门口的一个门市是个专门卖猪肉的地方,里面的肘子很新鲜。

“老板,我要这个肘子,给称一下吧。”陈玄选中了一个肘子。

老板很熟练的给陈玄称了个肘子,看了一下电子秤,笑呵呵的看向陈玄:“七十八块八,给您抹个零,给七十八吧。”

陈玄接过肘子,下意识的将手机放在电子秤上,显示二百二十克,皱了皱眉,看向肉店老板:“老板,你的称不准吧?”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老板本来笑意满满的脸颊,立刻变得极为阴狠。

两个身材高大的店员闻言,缓缓走过来,盯着陈玄的眼神极为凶残。

陈玄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倒退几步。

砰!

陈玄被人一脚踹出店铺,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痛苦的揉着肚子,倏然站起来,指着店铺骂道:“你们这还是号称开了二十年的老店,店大欺客,斤两不准,大家都来评评理。”

周围买菜的围过来,议论纷纷。

老板见状,镇定自若的冷笑道:“大家别听这个小子胡说八道,我这家店开了二十年,就是信誉的保证,这小子穿的破破烂烂,分明是想要碰瓷。”

众人一看陈玄这副模样,如墙头草般的调转枪头,对着陈玄就是一阵讥讽。

陈玄见到老板颠倒黑白,气的直跺脚,可他又能怎么样?在讥讽声中,他落寞转身,眼里泪水直打转,呢喃自语:“在家里被岳母欺负,现在买个菜都被商贩颠倒黑白,唉。”

“傻逼!”老板盯着陈玄的背影满是讥讽,可是他眼角余光见到了什么,顿时一愕。

只见在这喧哗的菜市场外,迅速涌来十几个黑衣保镖站在道路两旁,将周围过往买菜的大爷大妈拦住。

一辆防弹的加长林肯在两辆劳斯莱斯的护送下,从远处快速行来。

“嘿,那车牌还都是京都车牌。”

“这是哪家豪门,来菜市场买菜还这么大排场。”

“卧槽,不会是想要把菜市场买了吧?”

众人啧啧称奇,连菜市场老板都顾不上痛打陈玄这条落汤鸡,看起热闹来。

肉店老板眼眸忽然睁的老大,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那豪华车队竟然缓缓在自家肉店门前停下。

两辆劳斯莱斯冲下来,十来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保镖,双手负在身后,站在一旁。

见到这一幕,老板震惊之余,也是乐开花,他屁颠屁颠的迎上去:“欢迎光临!”

肉店老板却被黑衣保镖狠狠推开。

一众黑衣保镖面朝陈玄,恭敬无比的吼道:“陈玄少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