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妖姬》星儿燕无尘全本免费阅读第5章

《招魂妖姬》 第5章 祸水红颜 在线阅读

红颜非祸水,贱妾亦可惜。千忧惹是非,皆因尘俗起!

人都说红颜祸水,亦多薄命。从前,她不信,可是如今她信了!

曾经,母妃绝美的容颜上,是带着怎样的幸福与她念着这句诗,此刻历历在目。

她说月儿,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便是遇到了你父皇。爱情与一个女子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与我来说,那个男人能否敢爱她,敢要她,才更可贵,亦是我最之欣慰。

钟离月唇边浅淡的露出一丝苦笑,凄楚绝望的看着祭台上的女人,一身艳红,骄傲于世。

那便是她的母妃,东盛帝国最美貌倾城的贵妃,曾是父皇眼中的明珠,如今世人口中的祸水。

今日,是母妃入宫十年的日子,也是她深爱的男人亲下旨意将她处以绞刑的死期!

十年,她为他奉献了女子一生中最珍贵美好的年华,为他延绵子嗣,为他掩尽风华隐与人后。

可是,最终他仍旧是负了她。

她想问一问,此时此刻,母妃你可曾后悔了?

“月儿,他是爱我,所他并未负我!”临行前,母妃的话此刻萦绕耳边,字字带刺扎痛她的心房。

夺了她的性命,若是算不得负;那么在天下人面前承认她是祸水,妖孽,算不算负?

“霜儿,恨朕吗?”一道声音自前面不远处传来,是皇帝。

“上华,下旨吧!”

祭台上的女子微笑说道,随后闭眸!那一瞬的芳华掩尽东盛帝国四季之色,依旧倾城,却难再得。

“霜儿,朕要你最后倾城一笑,奉与朕!”

他的话中透出沧桑与无情。

“上华,你终是不信我!”凄凉的语气瞬间冰冻了整个皇城,母妃清冷的声音带着自嘲而来。

她清楚的看到了母妃的笑,果是倾城,依旧倾城,却布满苦涩如海,淹没了她的世界。

背后传来无数抽气之声,瞬间上下寂静无音,所有人都惊呆了,绝望之笑,亦能迷惑人心智,果是妖孽!

倾城一笑,代价是饶了她的女儿!

可是她也是他的女儿!

那一刻,钟离月再无法抑制紧锁在眼眶深处的泪水。

钟离月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却无法不为这场杀戮撼动。

两年的母女之情,与两个世界中是她有生之年至于亲情得到的全部。

也许美本身不是罪过,三千宠爱,独霸君心才是让世人最容不得的。

母妃亦是损与此!

那人就站在祭台前,欣赏着女人最后的美,背后缩在明黄广袖中的手,无法抑制的颤抖着,可是钟离月却感到刺骨寒凉,他心中有怨!

她的美,终生只为他一人而展,只能为他一人,即使她将要赴黄泉,他仍旧要独自霸占。

也许,她从未背叛过他,但是同是身为一国之君的那个男人对她的怜惜爱慕,她当真从未动过心?十年之间,从未有一天想过要离开他吗?从未想过去找那个男人吗?

他不信!

他还记得她还是一个少女时便存了的夙愿。

一夫一妻,相爱不离。

他无法圆她心愿,却终是强要了她。

“一国之君,他却从未染指过任何一个女人,你说他是为谁?”眸光瞬间现出犀利之色,谈及于此,他心中的痛一瞬拂去。他嫉妒那个男人能给她的唯一!

回眸看眼哭倒在祭台之下的八岁女娃,那是她的女儿,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血脉。

流言疯语,他装作不在乎,可是关乎帝王的尊严与血脉,他如何能不在乎?

母妃闭眸的模样,掩盖了所有嗔怨,却仍旧难掩琼姿花貌,只不过此时的艳色绝世,已然不复从前,徒增一身凄楚,让人不寒而栗。

原本,她还心有奢望之念,无论今日他是不是杀她,他始终是爱她,敬她。

却原来,一切当真是她的痴念。

她可以死,为了他的似锦江山得以延绵万代,她愿意以己之命换他一世英名,可是却无法容忍她在他眼中的不贞!

“钟离上华,你到底还是不信我!”

今日杀身之祸并非她心中所想那么单纯,他是王,杀伐决断从不软弱,若说她是妖姬,十年了,她为何会死在今日?

不过是他起了杀念,为了三月前,她那场失踪。

钟离东华,三月前你病入膏肓,你道是太医院那些庸才挽回你的命吗?

是我,用自己的命为你求来圣药!

呵呵……

只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母妃最后的眸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她看得懂,她对自己说,好好活着!

北冥一百六十八年 秋

金銮殿

皇帝蹙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儿子,他不过是要杀一个女人而已,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几个儿子却都违抗圣旨为那个罪女求情!

“你们真是太让朕失望了,竟然敢忤逆朕的旨意!”皇帝面沉似水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四个身影。

“父皇,她只不过是一届女流,儿臣觉得她根本没这个本事杀人,其中定有隐情!”

三皇子贺兰祺说道。

“父皇,三哥说的极是,月儿一向善良,绝对不会杀人的。”

皇帝看着一向与自己的三子不和的八子贺兰博,心中的怒意不禁越来越盛。

“给朕住口。”喝止住贺兰博转而看向太子。

“太子,你也是来求情的?”他沉声说道,语气中带着锋利。

太子贺兰云一向稳重谨慎,从不多管闲事,今日竟然也来为这个女子求情,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贺兰云眸色平静,朗声说道,“父皇,儿臣觉得她虽为人质,可是毕竟是东盛的公主,若是就这样死在北冥,儿臣只怕会因此事影响两国邦交。所以还请父皇三思。”

北冥的皇帝,贺兰上舰双眼嗖然一眯,冷笑一声,“这等邦交大事,你以为朕会考虑不周吗?那么朕这个皇上也应该退位让贤了!”

贺兰云并没有想到皇上会如此愤怒,立即吓得额头点地,“儿臣不是那个意思,请父皇息怒。”

几个人顿时心中都一颤,父皇不是平时也很喜欢月儿,为什么就非要杀了她不可?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月儿是被人陷害的,他们的父皇果敢睿智,会看不出吗?

“如果没有这件事,朕还不知道,你们竟然都是这般的沉迷美色,难成大器!

“父皇,儿臣不是!”

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却被皇帝一声厉喝止住,“住口,谁再敢多说一句,朕马上就杀了她!”

随后贺兰上舰有丝沉郁,难道这个女人当真如她母亲一样,终也是个祸水!

眼角一瞥,一个身影屹立在大殿上纹丝不动,自进来到现在一言未发!

“枫儿,你怎么不说话?”皇帝看着自己这个一直以来沉默寡言的六子,贺兰枫。

贺兰枫一向寡淡的脸上清冷一笑,“降国之女,杀了有什么可惜!”他眼眸一斜略过地上的一众兄弟,面无表情的说道,“更何况又是妖孽后嗣,留下亦是祸水。”

皇帝面色终有缓和,眼眸中却带上一抹难测的试探,“果真这样觉得?”

贺兰枫随后紧接说道,“是。”

贺兰上舰顿时将疑惑敛与眼底,听闻他与那个女子也曾有过几面之缘,难道他真的从未对她有过觊觎?

“都退下!”

他阴沉着脸将几个儿子都打发走,脑海中却有丝情绪冲破束缚,砰然而生。

死牢

月华自狭小的窗子倾泻而下,照在少女静雅的容颜上。

举头看向那清冷的弯月,心中有个地方似乎也空了一块。

突然,脚步声由远至近。

一个男人在她的面前站定,她抬头看去,顿时惊讶。

来人一身黑色貂绒大麾,手一挥将自己遮掩在其中的容貌慢慢露出。

“皇上?”

一国至尊的皇帝怎么会深夜驾临与死牢之中,她不能不惊讶。

来人正是北冥的皇帝贺兰上舰,他双眸中含着几分她看不懂的情素。

“害怕吗?”他轻声说道。

钟离月顿时一惊,却仍旧跪在地上规矩回答,“回皇上,月儿当然怕!”

“朕可以不杀你!”男人又一句让她惊讶的回答。

“皇上?”她惊呼,不明白他的用意。

“只要你答应以后陪在朕的身边。”贺兰上舰笑着,犹如看一件猎物一般。

她却心中巨颤,是她听错了吗?

他说,要她陪在他的身边,这是什么意思?

她强压住心中的惊奇,反口试探说道,“皇上不怕我是妖孽之后,日后会祸及家国吗?即使皇上不怕,北冥的文武百官又会同意吗?”

男人朗声一笑,“明日钟离月被斩首,三年后,你换了身份,再入宫为妃,你说谁会怀疑呢?”

她顿时五内一震,果然,她猜对了,也明白了贺兰上舰从前对自己那些奇怪的举动是为何了!

“怎样?你的命只在你的一念之间,朕等着你的回答。”贺兰上舰笑着说。

钟离月心中百转千回,答应,从此后就要沦为他的玩物,暗无天日。

不答应,必死无疑。

“好,我答应。”她别无选择,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贺兰上舰顿时心中大悦,“好,朕会安排。”

看着贺兰上舰离去的身影,钟离月对内心久久难以平复。

在北冥八年了,对她垂涎之人数不胜数,可是她从未想到,北冥的皇帝竟也会对她……

轻轻抚摸上自己嫩滑的脸颊,即使用药隐去了容貌,她仍旧难逃祸水之名吗?

夜晚的风犀利无比,月光随着夜深吗,越加明亮。

这是,今天来到死牢的第二位贵人。

一身锦衣玉袍隐与一件宽大的藏蓝狐裘之下,一张绝色容颜上,带着让人难以抵抗的微笑。

钟离月心中不禁惊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来。

“参见皇贵妃!”她款款下拜。

“免了。”本朝最得圣宠的皇贵妃,地位尊贵仅次皇后。

看眼钟离月她笑道,“你答应陛下了?”语气中听不出半点醋意,反而带着一丝安慰。

钟离月顿时一怔,皇上难道连这件事都告诉她了,可是为什么她们不一起来?

转载请注明:《《招魂妖姬》星儿燕无尘全本免费阅读第5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